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企业文化 员工风采

那个叫故乡的地方

时间:2017-03-31 点击率:104

热热闹闹的年已经远了,可是那个叫故乡的地方却比往年更让人想念。想念那里房前屋后的黄桷树、想念那翘首凝望的吊脚楼、想念那麻辣鲜香的重庆小面、想念那爬坡上坎的山水码头、更想念那心领神会的重庆言子,那个魂牵梦绕的故乡,虽然今年春节没去看她,可是那些记忆却越发的清晰。

故乡生活着我的父母,他们忠诚地守候着那个被称为家的地方。每次抽空回家,临走前几天总央求父母能来舟山待上一段时间,父母坐在陪伴了自己30余年的小木椅上摆摆手,轻轻地说着“下次吧”。我知道他们舍不得离开这片土地,哪怕是很短的几天时间,因为老家那儿有他们为之奋斗了一生的老房子,老院子,有他们熟悉的人和地,害怕听不到亲切入耳的重庆话。

曾经的家是祖辈生活的地方,是庇佑我们成长的乐园,有我们儿时所有的幸福时光和快乐记忆,还记得那些熟悉的乡间小路、那儿的山、那儿的地、那儿的树……,那儿的人还用浓重的乡音土话叫着我们的乳名;那儿有我们的长辈,同辈,甚至会有不少晚辈,我们称他们为"老乡"或者"乡亲"。

近两年当我回去时,总听到几个长辈慢慢走完了自己的一辈子,一个接一个地陆陆续续淡出了我们的视野,我们永远失去了那温暖的笑容,再也听不到那亲切的呼唤。他们都已经入了祖坟,进了黄土,尽管我们还常常忆起那音容笑貌,有时说起那些记忆深处的往事,孩子们听过后都笑着说那是故事。

那承载了我们无穷欢乐的小河都早已断流,成了无水的河沟,那些小鱼小蟹都成了不可触及的梦中的童趣。那曾经用甘甜醇厚、回味无穷的井水养育了我们的老井已经干涸。儿时教课书上写的楼上楼下电灯电话,城里乡下都变成了现实。我们熟知的工农业剪刀差,城乡差别基本上没人再提起。减轻农民负担这个沉重的话题已经彻底不再存在。大家都不再说什么实现共产主义社会了,而是忙着找门道外出打工、挣钱进城购房。种粮补贴、新农合、大病医疗保险、危房改造、统筹养老、脱贫攻坚等词语为大家熟知。全面实现小康社会的话语时时响起,中国梦正在逐步变成现实。

这就是那个叫做故乡的地方,就是那首很有名的,读得很熟,永远不会忘记的"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,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"中所说的故乡。生命中的一些人,一些亊,一些时光,一些过往,在某个瞬间,总会被一场景、一首歌不经意间唤醒。思念挂上了月梢,安静而又惆怅。听着悠然緾绵的歌声,心中阵阵犹如弹奏,心儿变的柔软而湿润。那些熟悉的人;那些熟悉的街坊邻里;记忆犹新的家庭的温馨;难以忘怀的父母慈爱;永远难忘的妈妈温暖的怀抱。那些淡去的亊,隔着岁月的长河,变的格外的清晰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